Home > 企业2.0 > 企业2.0: 公司的实质

企业2.0: 公司的实质

November 11th, 2009

企业2.0: 公司的实质

(本文作者:Bernard Lunn)

20世纪70年代,随着怪兽级别的大型集团被分拆,一些垂直整合资源的企业(vertically integrated enterprises)出现了,他们在80年代依靠风险债券(junk bond)融得大量资金,并在90年代随着全球化得到了加速发展。现在,在21世纪的第一个10年的后半叶,社会化媒体(或者叫做Web2.0)被引入到企业中,成为企业重构的另一重要驱动力。

这个过程漫长且有趣,值得我们长久地关注。这就是为什么读写网要专门设立一个新的围绕企业2.0的频道。将是这个频道的编辑,我们还需要更多地兼职编辑,这个以后再说。

公司的定义

1946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商业思想家彼得·德鲁克(Peter Druker)指出“公司”是一个很新的事物,用来完成个体无法独立完成的事情。随后,罗纳德·科斯(Ronald Coase)建立了一个理论模型(科斯定理,Coase’s Theorem),从内部和外部交易成本的角度来描述为什么会存在“公司”这样的组织:如果内部交易成本较低,那么就把外部交易内部化;如果外部交易成本较低,那么就把内部交易外部化。

此后的诸多围绕流程再造外包、核心竞争力、附加值等问题的管理学书籍都是以科斯定理为基础的。

企业2.0——新游戏的第一局

这个话题令我着迷。我在传统IT企业中工作了20年,面对的客户也是大型企业。我经历过一段美好的时光,因为那时候谁要拷贝你的软件都需要给你交授权费,100%的边际利润率。在一定条件下,只要投入基本的研发和销售成本,就可以坐享大量的利润。

但本世纪初,这种游戏似乎已经走到了终点。这个游戏的高手之一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试图宣布这个游戏的结束:企业软件的创新已经走到了尽头,所有的需求都被满足了,唯一剩下的问题就是将甲骨文的软件卖给客户从而重构客户的业务。埃里森可能真的相信这种理论,但无疑他是自私的,他和他的同行们希望让创业者和投资者们相信:企业级软件市场已经没什么价值了,留给大企业去竞争吧——这显然是一种自私的行为。

但他错了。Salesforce、Basecamp、Google Apps、Zoho、LinkedIn和读写网曾经报道过的无数创业公司,每天都在向我们证明着:一个游戏已经结束,但是另一个新的游戏才刚刚开始。现在正是创业公司进入企业级软件市场的好时机。以后我们将另行撰文分析作为厂商的创业者如何进入这个市场。但今天,我主要从这个市场的消费者——企业本身出发来分析。

大型企业和全球化

企业的业务重构大部分都发生在发达国家里,在像印度、巴西和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每天都有大量的新公司出现,他们拥有完全不同的机会和挑战,而且这些新公司还缺乏组织,还需要大量的资源来形成规模——规模也是一种优势。美国和欧洲在二战后也经历了这一过程,随后是亚洲四小虎(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现在, 中国也在经历着这个过程,而我们在印度、俄罗斯和巴西也看到了这种趋势。

以后我们会详细地分析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新兴巨人企业是如何应用社会化媒体的。这篇文章的主题是分析发达国家的大型企业所面临的挑战。他们不需要关注规模,他们需要关注的是创新。没有人真正知道究竟该如何创新,在传统的组织架构下更是如此。但是我们知道就创新来说,规模并非优势,反而常常会成为一种劣势。

袭击大型企业的完美风暴

大型企业正面临着一场“完美风暴”,这些巨大的挑战是大型企业所不曾遇到的。创业公司可以帮助他们驾驭这些挑战:

  1. 婴儿潮人口退休的定时炸弹。这些人现在掌握着传统行业,过不了几年他们就要退休了,他们将成为阻碍变革的主要力量。当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们带走的是无数的经验、知识,而这些不是轻易就可以传给下一代的。
  2. 掌控Y一代的困难。这一代人在社会化媒体的洪流中成长。Y一代不会屈从于掌控权利的上一代人强加于他们的僵化的体制和管理结构。对于企业来说,这是个巨大的问题。随便问一个Y一代的年轻人财富500强企业中有多少是他们希望加入的公司,你就知道答案了。如果大型企业不能激发这一代人的激情和创造力,他们将淹没在由这一代人所带来的创业和全球化浪潮中。
  3. 保密、架构和控制就是企业的全部。但社会化媒体却正相反。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都需要保密、构架和隐私。当社会化的力量不可避免地变革现有体制的时候,传统观念发出了不满的声音。他们的战略很隐蔽。“我们要让社会化技术遵从我们的规则。”这种做法将失去很多真正的价值。“扔掉所有的规则,让自组织网络发挥作用。”这也许才是正确的做法,虽然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破坏。现有的管理者和投资者恐怕很难对这种风险做出预期。
  4. 发掘真正的核心价值的困难。在现有的规则决定了人的发展,而这些规则假定所有的活动都是核心的并且必须在企业内部完成的时候,实现它更加困难。

具有历史意义的机会

这是一次巨大的变革,回望一下历史将会给我们提供一些帮助。1955年,美国三分之一的国内生产总值是由财富500强公司创造的。到2000年的时候,这个数字变成了三分之二。冰冷的统计数字背后,隐藏的是无数的悲惨故事,成千上万的家庭农场、夫妻店和其他小生意被沃尔玛、大型农业企业和其他大型公司践踏、摧毁。但是,三分之二的国内生产总值并不一定控制在大公司手里。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这是巨大的机会,这是成为创业家的最好时机。而对于现在的当权者,这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大型公司需要重新定义他们的行为方式,寻找维持优势的新方法。

引入社会化媒体将是这个过程的主题。

下一篇文章将会集中讨论企业2.0市场中创业企业所面临的机会。在这个广告效果逐渐下降而投资者都捂紧口袋的时候,如何把握机会就成为创业公司生死存亡的关键。

注:原文由毛心宇同学译自Enterprise 2.0: The Nature of the Firm,维基道做了少量注释和修改。

  1. No comments yet.